求约稿
一个文手的精分小号
一个画手的自留地
这个什么都丢
跳了新坑叶黄。
越吃越杂orz
all叶主周叶all黄主喻黄双花也吃
叶黄叶都吃
周中心图看画风吃
文目前只吃周喻翔周翔周叶

【露中】红豆生南国 04

04
1949年10月1日。
所有中国人都会铭记的日子。
那一天,王耀和无数普通百姓一样,簇拥在天安门前,听着那一位领导者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他望着那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各种复杂的情感涌上心头,感慨万千,想要张口诉说却又发现任何语言在此刻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甚至就连血液的流淌都变得更加欢快和迅速。
激动,兴奋,劫后余生的喜悦。
眉宇间是藏不住的笑意,嘴角也情不自禁的微微上扬,带着温柔的弧度。
自豪,骄傲。
那是我们的祖国。
王耀一回到家,便铺开信纸想给伊万写信,想告诉他发生的一切,想告诉他自己是多么的欣喜,但是他发现无论用什么文字都无法描述得恰当和清楚。
最后,他郑重地在纸上写下了一句话。
我想我已经找到那个红色的理想乡了。
他将信放进信封,用胶水封好口,起身出门去邮局。
自那年一别,两人鲜有联系,战乱使基本的通信都变得十分困难,因为王耀留给伊万的是北平的地址,所以参军后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春燕再转寄给王耀。一封信,风尘仆仆,跨越两个国度,往往要经历很长的时间对方才能收到。北平沦陷后,春燕携家人南下。幸得一位暂居法租界里的外国先生出手相助,才得以在战争的纷扰中寻了一处栖息之地。但那些伊万寄来的信件却是再也没有了收件人。
二战结束后,王耀寻找到家人,并一同回到北平。十分庆幸的是,原来的家并没有遭到战争炮火的洗礼或者是士兵的强行进入,除了因为多年没人居住和打扫而积着很多灰尘以外,并没有破损的厉害的地方。待一家人重新安顿以后,王耀和春燕凭着一定的知识和还算不错的学历在一个私人学校里寻了一份教师的工作,教学生语文。和伊万的信件联络也恢复了正常,有时两人还会互相寄送一些书籍,伊万甚至给王耀寄了一本中俄词典,还有一些俄文著作,让王耀试着读读看。刚开始王耀读的还十分费劲,几乎看一个词语都要翻一下词典,不过他也不气馁,慢慢地就熟练起来。他找了个笔记本,抄录一些他觉得有深意的,值得揣摩的句子,有时候也会带到课堂上去分享给学生。
生活开始步入正轨,没有亲人的生离死别,让王耀觉得十分幸运,离家十多年经历的腥风血雨与波澜起伏,让他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
他们还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共同憧憬着那个充满希望的明亮的未来。
最终那封信没有被寄出,而是被王耀亲手交给了伊万。
他向学校请了个假,托人请了一个翻译,循着当时伊万留给他的地址找到了伊万的家,十几年的久别重逢,两人都是感慨万千,想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完,几天时间转瞬即逝,又是到了离别的时刻,王耀本来想邀请伊万去北平游玩一阵,奈何伊万抽不开身。最终,伊万送王耀上了回国的火车。
“我很高兴!伊万!”王耀说道。他给了王耀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在我迷茫的时候为我指出了方向。”
“不用谢,小耀。”伊万笑着答道,“我希望你坚持下去,不要因此而后悔。”
“滴……”催促的声音已经响起,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别。伊万伫立在站台边,看着火车渐渐远去,驶向远方。
他从口袋里拿出那个王耀多年前制作的平安符,倒出了那颗红豆。
韶光易逝,岁序逼人,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他追随着那红色,找到了心中的理想乡。
他完成了约定,在那红色的尽头等到了他。
也许那个套娃已经陈旧了,但那颗红豆却依旧鲜艳光亮,不蛀不腐,像一颗有力的心脏,仿佛永远不会停止跳动。
他们都爱着那红色。
但谁又曾想到,那对红色的痴迷崇拜,竟掀起了一场血色的浪潮。
“你看!你看!苏修分子!破坏分子的证据!”一个学生尖笑着,夺走了他的笔记本,指着那些他并不看得懂的文字,像得到一个战利品一样炫耀给身边的人。
王耀措不及防,只能无力地靠在椅子上,眼睁睁地看着学生们的一举一动。
他想解释,可是有谁会听?
他并不觉得自己对于那些政治局势的反应有多么的迟钝,但是他没有想到仅是一本中俄文杂交的笔记本也能把他拖进那场掀起了滔天巨浪的政治海啸。
纸张破碎,飞舞,纷纷扬扬。
毁灭与打击总是这么突如其来。
他就像一叶孤舟,在狂风暴雨中。不断经历着沉浮。
春燕把王耀所有的俄文书籍都藏进了一个不见天日的角落,并且动用一切关系,尽可能地洗清王耀那些子虚乌有的罪名。
王耀是爱书的人,平日里哪里能容得这般糟蹋他深爱的书籍,但是现在他也无法反对。
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去奢求保护什么……
他自嘲着想着。
“我希望你能坚持下去,不要因此而后悔。”
他想起了分别时伊万说给他的话。
“我从未后悔,可是,我该坚持什么……?”
他的理想乡,他所热爱的红色。
全都化成了虚无。
不是吗?

评论
热度(4)

© 阿肆AF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