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约稿
一个文手的精分小号
一个画手的自留地
这个什么都丢
跳了新坑叶黄。
越吃越杂orz
all叶主周叶all黄主喻黄双花也吃
叶黄叶都吃
周中心图看画风吃
文目前只吃周喻翔周翔周叶

【露中】红豆生南国 05(fin.)

05
十二月的苏联,大雪纷飞,银装素裹,庄严而美丽。
娜塔莉亚正在烧水,准备泡一壶哥哥喜欢的红茶,那是每年都会从中国寄过来的茶叶,寄送者是哥哥以前游历时结交的挚友。那位挚友数十年前曾经来拜访过伊万,娜塔莉亚也见过,但是因为当时年幼,印象也十分模糊。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她放下手中的活起身前去开门。
“请问这里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家吗?”来者是一位中年女子,黑色的眸子,五官线条比起当地人也更加柔和,有些泛白的黑发被仔细地梳理,在脑后盘成一个发髻,别着做工精细的簪子,穿着黑色的呢子外套,围着黑色的针织围巾,手里拎着一个小巧的皮箱,脸上带着温和的笑。
“中国人?”娜塔莉亚略微有些吃惊。她突然想起来那些茶叶和那个寄送者,“也许是和哥哥有关的人吧。”她虽然听不懂中文,但是敏锐的直觉让她作出判断。
“请稍等。”她匆匆说道,她不知道对方是否听得懂俄文,但是她也没再解释,而是选择进屋寻找伊万。
春燕站在门口,静静地等着,她看向四周,白茫茫的一片。
“这就是苏联吗?......”她想,“那我这身衣服还真是不合时宜呢。”
不一会儿,她便注意到刚才开门的女子已再次返回,身后跟着一个高壮的男人。
“看来没有找错地方呢。”她松了口气,庆幸地想着。
“是春燕吗?你怎么会过来?你哥哥没有和你一起吗?”没等春燕打招呼,对方便已提出了一大串问题。显然,伊万对于她的来访十分高兴。
“先进来坐坐吧!外面天冷……”伊万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不了。”春燕轻轻摇头。她把小皮箱递向伊万,“哥哥在不久之前病逝了,这一次到来,便是为了完成哥哥的遗愿。这是他嘱托我带来的东西。”
她平静地说完,依旧保持着递出去皮箱的姿势。她没有抬头看伊万的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皮箱。
十年浩劫,他们一家都熬了过来,但是就在暴风雨刚刚宁息下来的那年,王耀大病了一场。长时间的积劳成疾,伤及元气,病入膏肓。在1980年的秋冬交集之际,他永远地离开了她。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位哥哥曾经的朋友,因为可以说是因为他的到来,他赠予王耀的物品甚至是他带给王耀的影响在不经意间改变了他们生活的轨迹。
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几封没寄出去的信件,几本王耀生前十分珍爱的书籍和那个小小的套娃。很多与伊万有关的东西,都在那场浩劫过后荡然无存。
伊万沉默了很久,直到身旁的娜塔莎出声。
“哥哥?……”
“啊?......噢对不住,让你拿了这么久。”
如梦初醒,伸手接过春燕手里的皮箱。
“再见。伊万。”春燕见自己完成了任务,便也松了一口气。她笑着挥了挥手,向两人道别。
“再见。春燕。没想到三十几年前与你哥哥的重逢,竟是最后一次。”伊万叹了口气,“谢谢你愿意给我带来这些东西。”
他打开皮箱,取出日期最近的一封信,里面却只写着一句话。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fin.

评论
热度(4)

© 阿肆AF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