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约稿
一个文手的精分小号
一个画手的自留地
这个什么都丢
跳了新坑叶黄。
越吃越杂orz
all叶主周叶all黄主喻黄双花也吃
叶黄叶都吃
周中心图看画风吃
文目前只吃周喻翔周翔周叶

【方王】酒钱(8)(End.)

武侠paro
私设注意
相关几页漫改麻烦戳我个人主页_(:3」∠)_
一个文改的方王短漫_(:3」∠)_
手机一次只能一张图(哭。)
渣画……感觉没能画出云蓦大大原文里写出的方王……
不擅长打斗场景所以跳掉了挺多的【ntm】
总之画不出原文方王的十分之一美好[土下座]
因为手机没法贴链接所以直接贴短漫里涉及的原文_(:3」∠)_

——
以下原文
酒钱(节选)
by云蓦
id过气写手雲驀


  方士谦走进大厅的时候,火还没有烧到这里。大厅中人很多大部分是站着的,但几乎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
  除了被围在最中间的王杰希。
  朝堂的银刀卫,兵器谱上名列前茅的人物,此刻都包围着他。在如此势力围剿下,王家也只剩下他。
  而他也已是伤痕累累,站的却还是笔挺,手中的剑断了半截,地上的几把兵刃也都是断了的。
  但是他在笑。
  这笑意是在方士谦走入房间的时候才出现的。
  “呦,有酒么。”王杰希忽然高喊,他这一嗓子让所有盯着他的人都紧了紧手中的兵器,谁知道话里是否有诈。
  方士谦摇摇头,叹气一声,自己刚走进来就被他那一嗓子暴露,不知道该说是好还是坏。
  “酒在等你,怎么你每次都被包着打。”
  在微草内的战斗,王杰希少则对三人,多则对七人。七人那次店都快被拆了半家,偏偏王杰希半分也没给,害得方士谦既亏了酒钱还得出钱修房,肉痛了好一阵子。
  “这次的有点厉害。”王杰希这句话里却是没有了轻快,“朝堂银刀卫,兵器谱前十到了七个,也真是看得起在下。”
  “兵器谱第一王杰希,谁不想见识一下。”人群当中一人冷笑着,却也是兵器谱上人来的大多数原因。
  三年前冯宪君重修兵器谱,将原本名头保持了快五十年,早已消失不见的千机给去了,却换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王杰希上去。偏偏别的都是什么什么武器,而王杰希却是单单只有王杰希三字。
  没人懂这三字究竟是什么意思。人人都想懂,兵器谱上去挑战的人很多,因此前三十转眼少了十人。
  银刀卫奉命而来,而兵器谱却是想要看这莫名成了第一的人究竟有什么花头。
  现在他们看到了,却还没看懂。兵器谱来了二十人,站着的只剩兵器谱前十的七人。
  就像是理所当然地宣告着你的生命已经结束一般,然后引以为豪的招式就被破开——他手中拿的是剑,贯穿胸膛的便是剑,拿的是刀,斩下头颅的便是刀,若是赤手空拳,那么捏碎喉骨的便是那双手。
  “要帮忙么?”方士谦看着一半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过,没有一道目光之中有着重视。当他说出这句话,几乎人人都发出了笑声。
  而此时王杰希没有笑。他无视了眼前的刀剑,无视了眼前的高手,像是酒桌上和方士谦普通交流一般问道:
  “你会打架么?”
  “不会!”方士谦的回答来的意料之中的快,“但是我会拨算盘!”
  “行。”王杰希满意点点头,“那上吧。”
  “半半?”
  “那便半半。”
 
  他一松手,手中断剑坠地只剩赤手空拳,欺身竟直接闯入了人群。
  而站在外围的人刚想扑上去动手,却看到那个讲笑话一般的方士谦慢悠悠伸手入怀,摸出了一把算盘。
  一把真的算盘,除了不是木质,泛着银光之外,就是一把算盘。
  但是在场的兵器谱几人脸色却变了。
  冯宪君重修兵器谱,变动虽大,前十基本全部换了,但是第二名却没有变动过。
  兵器谱第二,银算子。
  就是他。

  算盘拨的哗啦啦响,算珠在他指尖弹过的瞬间飞出,银刀卫中人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疾飞而至的算珠贯穿咽喉——无论高矮胖瘦,命中的却都是咽喉,倒下的比账本上上涨的数字还要快。
  而王杰希的手在撩开兵器谱第五点命笔彭安手中的判官笔后便将其夺下,这对判官笔恐怕一辈子都没想到自己真的能有点中便夺命的一天,兵器谱的名头在此刻看来都是笑话,和银刀卫的人没什么不同,像是门外飞落的雪,一片片倒下,再也站不起来。
  几乎没有多久,除了方士谦与王杰希,场中没有再站着的人。
  王杰希随手将判官笔扔到一边,而方士谦把已经没有算珠的算盘也随手扔了,看的王杰希眼角一阵跳动。
  “那不是银算子么,很贵的。”
  “铁的,上了一层漆而已。”方士谦翻了翻白眼,“你都不付酒钱,我哪有钱去做纯银的算盘。”
  王杰希哑然失笑,随后有点疲倦地一屁股坐倒,望着快要被火烧到的屋外。
  “厌倦了没?”
  “倦了。”
  “喝酒去么?”
  “喝。”
  “那酒钱呢?”方士谦走到他面前,弯腰伸手,调笑道。
  王杰希一愣,没了王家他再无分文。”
  “不如给我打工吧,酒钱免了,酒管够。”
  他笑了起来,然后握住了方士谦的手,站起身。
  两人相视一笑,出门而去。

评论
热度(16)

© 阿肆AFOUR | Powered by LOFTER